2021年中国互联网预判:中性增长,文艺再兴

编辑导语:2020年,在人类历史上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注定留下难忘回忆的一。在过去的一年中,互联网+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变化中探索中,有前进也有倒退。最终,诞生了一个新的互联网+空间:中性增长文艺再兴。

2021年中国互联网预判:中性增长,文艺再兴

2020”与“庚子”交错在一起,构成魔幻的一年。百年一遇的疫情股票大涨、对平台公司的批判,波涛汹涌,层峦叠嶂。

变化在疫情当中加速,爆发性增长的时代已然过去,一个中性增长的“新常态”正在来临。互联网+行业超高收益率消失,对996大厂的批判,不过是新旧时代切换的一个侧影。

过往的余韵当中走出来的,是一个新的互联网空间:中性增长,文艺再兴。

一、中性增长时代开启,文艺青年迎来新机遇

2020年的转折意义,除了高增长的行业放慢步伐,更在于心的调整。当习惯中性增长的“慢”节奏,没有爆发性增长的对比,更多的年轻人将会从对物质的追逐,转到精神上的富足。

父辈积累的财富,也给新一代年轻人带来更多生活的可能性。每一代人有每一代的使命和机遇,在2021年,更多的人会意识到:新一代人的机会在于“更高级”,从“内卷”的迷茫走向“认命”。

除了硬核科技,精神生活是另外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脱实向虚,思想和文化,会成为下一个创业热点诗歌文学、戏剧、音乐……文化类产品将逐步走上互联网创新舞台的中央。

从平台到圈层,创业并安于做一个小而美的精致品牌,将成为一种潮流。

二、字节、拼多多美团们:学会当一个“大公司

996、大小周、机器算法……效率至上,短短数年,成就了新一代互联网公司。而在2020年,效率主义的弊端开始集中显现。

员工总数达到数万甚至十万,成为数百亿、上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无论如何,字节、拼多多、美团、快手滴滴们都已经不能再像一家小公司一样横冲直撞了。向内调整,重塑价值观发展模式,势必成为这些“新的”大公司在2021年的重要任务

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是走向大公司的必经之路。如果还把自己当作一家小公司,试图享受社会对创业公司的宽容,会在2021年遭到更多的波。

三、反垄断执行必将落地,大公司面临压力

尽管有着不同的背景,但在2020年,欧盟美国中国,三地同时开启对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风潮。殊途同归,对“数字权力”的约束,将成为三地监管机构共同面临的命题。

2020年中国对互联行业的反垄断,经由马云一段离奇的发言,而提前到来。在2021,可以预见到的是,具体措施必然落地。无论是腾讯阿里,还是字节、美团、拼多多们,中国的互联网大公司,都面临新一轮的调整。

如何约束自身的权力,将企业命运与国家的发展联系起来,成为互联网大公司在2021年必然的选择。

四、社区团购,第二梯队的第一次同场竞技

设想“社区团购”的一个终局:一家独大,控制了线下绝大部分社区团购份额。

这时,新一波互联网转折浪潮来临,如同PC转向移动互联网。情况不难预料:这样一家公司,将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将一款或者多款新产品推广到线下所有用户手里,迅速崛起成为互联网行业最顶尖的公司。

借社区团购搭建一个前所未有的毛细血管式的“直销”网络,这样一个终局,对任何一家有志向的互联网公司,都将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从终局倒推,就不难理解对于社区团购,滴滴的投入无上限、拼多多美团作为一级战略刘强东准备亲自带队下场。当然,还有行业内一直没有提到的,这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二梯队的公司,第一次同场竞技。打赢了,升级。打输了,留级甚至降级。

尽管在2020年末,社区团购受到声讨。但在2021年,面不兴、水下紧划,将是社区团购的新格局

五、视频行业,长与短之间再平衡

短视频是过去几年最富冲击力的产品形态抖音、快手在2020年基本到达顶端,变量在于微信视频号,能否在2021年搅动整个行业。

当用户和产品形态趋于稳定,作为情绪化的产品,用户的阈值将会不断上调。在长短视频之间,天平开始重新平衡,重心将第一次向由短向长转移:从短而急促的冲击,转向持续且充沛的情感。微剧的出现只是其中一个形态。

在这次再平衡当中,对于长视频网站而言,持续产出精品的内容,扭转过去几年的被动,将是一次机会。

六、字节跳动,需要突破的是游戏

2020年的字节,海外受困,国内等待另一款爆品出现。尽管在2020年,字节商业化依然会是一个高速增长的数字,但不过是对此前产品增长的一个事后确认。在2021年,如果没有新的产品突破,字节将处在一个平台整理阶段。

对于字节而言,迅速膨胀至10万人的员工人数,与崇尚机器与效率的基因,两者必然有一个需要改造。在2021年,更大的可能性是在前者。

债务重组网-专注于信用卡逾期协商分期的专业法务机构

点击上述文字,直接与客服取得联系,债务重组网为您解决各银行信用卡逾期停催,协商分期等服务

尽管传言2021年有几大战略重点,但游戏仍然是字节跳动2021亟待破局的关键点。游戏的成败,将决定字节是否会继续接下来的挑战。而支付,则是一个和游戏并列重要的业务,或许字节在等待央行数字货币新机会

七、拼多多,当一个CTO成为CEO

2020年,拼多多的CTO陈磊成为CEO,这是一个并不常见职业路径

从初创期在微信流量池中爆发,到现在已经直逼淘宝的用户量。拼多多的掌舵者,从商业高手交到技术专家手里,预示着拼多多的发展模式到了一个转折点:陈磊的分布式AI应当接棒了。

用技术代替销售,这是一条从未有人走通的路,其意义却被基本忽略。

而在内部,把人当作机器,则成为拼多多2020年被诟病的地方。而同样被人忽略的是,黄峥曾经最为推崇的模式是:新加坡,那是一个实用主义至上和崇尚纪律的国度。

重塑人与机器的关系,将成为2021年,一个CTO出身的拼多多CEO不可推卸的课题。

八、阿里和蚂蚁,迎来新的战略重心调整

阿里发展史上面临过数次大的危机,也数次转危为安,阿里的“韧性”是无论如何都不应当被忽视的特质。2021年,阿里和蚂蚁面临反垄断的具体措施落地,但未必不是一次再造的契机。

阿里的潜在危机在于,集团盈利系于天猫一身,而天流量根基淘宝正在受到拼多多的强力冲击。于淘宝和天猫之外,再造一个流量与盈利规模相当的平台,两个支柱相互支撑,这样的选择并不多。

2019年中,阿里成立“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纵穿淘宝、天猫、蚂蚁、盒马菜鸟;2020年初,支付宝宣布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都可以视为这一战略调整的结果。

但拥有金融业务的超高利润,蚂蚁很难弯下身来去做苦、累、脏的本地生活业务。经此调整,蚂蚁或许能走向地面,在本地生活领域重现蚂蚁雄兵。阿里、蚂蚁真正成为一个经济体。

九、腾讯的“全真互联网

2020年,马化腾在内部提出了“全真互联网”的概念。这样一个没有多少人能说清的概念,曾经短暂引起热议,又归于平静。

但翻看上一轮互联网行业的更替,从PC到移动互联网转移,只有短暂的时间窗口,过程惊心动魄,就不难理解马化腾作为过来人的一个思考路径。

而更为重要的是,PC时代属于Wintel,移动互联网时代属于IOS和安卓。下一个时代的底层系统里能否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席之地?在腾讯和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面前,这是一个必须思索的命题。

开创性的产品,都来自于数年前的伏笔。一种前瞻式的设想,意味着为此要进行持续高强度的投入与研发,短期不见回报。

在2021年,持续向技术、尤其是前沿技术发力,将成为腾讯此后数年的必然选择。

十、百度与其它

在2020年,智能汽车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尽管看好这一行业,对于中国的三家新造车公司而言,短期的估值有点儿贵了。

而百度这几年总给人感觉战略节奏慢几拍,作为造行业的“后起之秀”,机会恐怕不大。对于百度来说,如何快速消耗自己的现金,在现有的行业里,大概也没有比造车更合适的了。

百度旗下还有爱奇艺。在反垄断的环境下,在2021年,爱奇艺很难被并购,减少亏损或者融资,爱奇艺的选择并不多。

2020年过去了,没有了单车这样的行业创新,甚至都没有了区块链电子烟,互联网行业平静得让人乏味。一个高增长的旧时代确实过去了。但对于很多人而言,稍微慢下来,这未必不是一个好时代。

2020年火爆的,是B站和快手。两者迥异的调性,却同时选择“破圈”,在自己原有的调性之外,努力走向大众。在圈层调性和大众之间的尺度拿捏,这是一个充满诱惑但危机重重的尝试。

B站和快手,是文艺在2020年向大众开始的一次试探。

有的人擅长高速前进时候的乘风破浪,有的人擅长慢节奏时代的浅吟低唱。2021,阔别多年,文化人,也该再次登场了。

 

本文由 @程贤涛 原创发布于涂社互联。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谈谈知乎这些年 | 知乎不得了

编辑导语:知乎成立十年,作为国内最大的优内容平台,从最开始的知识板块分享到现在不断的更新和改变,用户对于知乎的声音左右摇摆;本文作者分享了对现在知乎的一些思考以及对内容运营的看法,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01 我和知乎 和知乎的缘分始于我大三时期的实习,那是我的第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