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导语:当短视频天花板将近,长视频烧钱困境未解,中视频成了视频大赛道的最后一块流量洼地,这场在2020年拉开序幕的中视频之战,可能会在2021年进入高潮阶段。2021年已经到来了,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2021年,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202010月20日,在三亚举办的西瓜视频创作者大会上,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表示西瓜视频的定位是与短视频、长视频相区别的“中视频”赛道,并指出了中视频“1-30min”、“PGC”、“横屏为主”的三大特征。

这是“中视频”概念的首次被正式提出,但事实上,视频内容赛道里,中视频的这把战火已经燃烧很久了。

2020年的中视频格局以年初巫师财经半佛仙人罗翔说刑法知识UP主在B站上快速涨粉和B站知识区的崛起为开端,各大内容平台在注意到这个趋势之后也纷纷跟进。

4月,爱奇艺上线随刻版App对标YouTube,10月,微信开放视频号时长限制至15或30分钟,微博小红书相继启动了自己的视频号计划,对中视频领域作出布局知识领域的老牌选手知乎也推出视频专区和图文自动转化功能,主打3-5分钟的中视频,尝试帮助站内创作者将图文内容视频化

当短视频天花板将近,长视频烧钱困境未解,中视频成了视频大赛道的最后一块流量洼地,这场在2020年拉开序幕的中视频之战,可能会在2021年进入高潮阶段。面对竟相入局的竞争对手,尤其是西瓜视频的强大攻势,中视频元老B站的未来将去往何处?

一、中视频与B站的未来

若以时长划分,视频赛道可以分为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以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为代表的长视频,以及以B站、西瓜为代表的中视频。而除了中视频大战正酣、格局未定外,另外两者都已进入发展瓶颈期,各有各的困境。

短视频面临的是用户增长和内容品类的双重天花板。增长方面,2020年9月,抖音在创作者大会上宣布DAU突破6亿,外界在惊叹于字节跳动强大增长力的同时,也敏锐地察觉到:短视频的增长天花板即将到来,市场已是红海一片。

内容方面,短视频的时长太短,所能展现的信息量有限,只适合搞笑段子音乐舞蹈等刺激点集中的娱乐性内容,更具深度的内容在短视频平台上既难有合适的呈现形式,也缺乏适配的消费场景

而长视频虽适合完整叙事,但需要观众投入整块时间来进行观看,与当下用户时间碎片化趋势不适配。且长视频的运作成本十分高昂,优爱腾三家至今持续亏损,未能盈利,爱奇艺更是在2019-2020年内亏损超过百亿。

中视频的形式恰好填补了长短视频二者之间的空缺,使内容创作者可以在3-15分钟的时间内完整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提供充分的知识和息,观众也能利用碎片时间完整观看一个视频,同时其制作成本也远比长视频要低廉。

所以,中视频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内容趋势。作为几乎是中视频开创者的B站,其在中视频赛道中有极大的优势。

一方面,自加速破圈以来,B站的用户数量快速增长,Q3财报显示其月均活跃用户已达1.97亿,创历史新高,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也达81分钟,粘性极强。B站还拥有全独一无二的社区氛围,很多垂类细分领域的创作者只有在B站才能找到充足的受众。

另一方面,B站的用户年龄很低,陈睿在Q3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平台用户的平均年龄是21岁左右,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此年龄段的用户大多为求知欲和好奇心旺盛的Z世代和学生党,这使得泛知识区的内容在B站有着极大的需求潜力。

但目前的B站中视频发展状况也存在不少问题,例如B站目前的推荐算法效率还不够高,有待继续优化;又如泛知识区虽然实现了高速崛起,但流量较集中在财经领域,且质量严重参差不齐,许多视频往往是同一个观点的变样叙述,整体缺乏具有深入分析能力的高端供给。

内容品类也不够多元化,因为中视频的形式对于个体创作者而言存在一定门槛,在剪辑文案策划等方面都有一定要求,露脸的up主甚至还需要培养镜头感和亲和力。

这些都使得中视频的属性更倾向于专业性更强的PUGC而非人人皆可为的UGC,也令中视频无法像短视频那样呈现多品类内容的井喷式增长。

二、UP主MCN化的转型之路

在这些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答案的时候,B站的UP主们正在探索出一条新的发展路径。2020年初,图文自媒体在视频的大趋势面前普遍焦虑,害怕自己被时代抛下,成为“古典自媒体”。

一年过去了,泛知识类目视频的崛起证明了图文和视频并不冲突,优质中长视频的基础仍然是创意和文本。无论是图文还是视频,根源上满足的都是受众对内容kill time(娱乐消遣杀时间)和save time(知识摄入省时间)的两种需求。

当几行字的笑话变成了几秒钟的搞笑视频,理论上图文时代里大热的情感文和热点评论文,以及其他类目都可以在视频时代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因为虽然传播环境变了,社会人性却并未改变,这一块仍然有极大的需求潜力未被释放出来。

图文时代的兴盛得益于其极低的表达门槛,任何一个只要有旺盛的表达欲和及格的表达能力,无需团队设备,拿起手机就能快速码出一个故事一段评论,如果这段文字刚好契合了某种群体共识或情绪,创作者便能快速积累一批粉丝

2021年,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正因如此,图文领域实际上储备了大量优质内容和输出能力过硬的创作者,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进行视频化转型。

色涂君网络-互联网私享定制级综合营销服务商

色涂君网络旗下微营销系统为您带来互联网综合一站式营销服务小程序微信全渠道营销定制

也是在这种供给和需求两端都蓄势待发的情况下,一些主要工作就是帮助优质图文转视频的MCN机构顺势而生,B站百万UP主“IC实验室”、半佛仙人等就是这样的例子。

硬核的半佛仙人,目前在B站有524万万粉,视频内容主要涉及消费商业互联网+流行文化等领域。最被人所熟知的一期节目是《瑞幸咖啡是如何暴打资本主义的》,投稿于2020年2月,上线不久就全方位出圈,成为爆款。目前这一期视频已经获得了933万的播放。

半佛仙人最早是图文内容起家。在一定的图文内容积累之后,随着影响力的扩大,半佛仙人团队也开始意识到:与图文相比,视频才是长期趋势。

内容本身足够优质,但受限于公众号整体流量的下滑,阅读量大多稳定很难实现跨越式突破,图文转型视频无疑是顺理成章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他们搭上了B站知识类视频疯长的顺风车

后来巫师财经在B站上大火,也验证了轻商业、泛财经领域的知识类视频在B站有非常大的市场。

2021年,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在接连做出几个爆款视频后,半佛实验室的粉丝数量快速增长,又紧接着推出了“牛顿顿顿”、“暴躁的仙人Jump”、“浪浪历险记”等新账号。

很显然,中长视频领域还存在着大量的蓝海市场,B站官方也显然发现了这一点,逐步投资一些站内的up主和MCN机构,进而开发其他垂类的视频内容,以完善站内生态

半佛仙人的思路已经一个单纯的视频创作者转向MCN,开发更多IP。团队则更多承担培养创作者的职责,深度参与到创作者的选题、视频制作当中,给了创作者支持。

从单一UP主账号到UP主矩阵再到MCN的发展路径在B站上并不少见,财经领域的IC实验室在主账号爆火后迅速孵化出了“人家马戏团”, 科技区的李自然说也在11月创立了自己的MCN工作室并公开招募UP主进行合作。

三、中视频窗口下,B站需要加速跑

纵观网综网剧的发展路径,大多经历了一个制作准从粗糙到精良的过程。

而中视频很有可能也会如此,即从一开始的个体创作者成功试水、验证市场可行性,到后来资本和团队大规模涌入跑马圈地,再到最后浪潮退去、商业模式被跑通、创作者平均水准上升、实力最强的一批企业作为胜利者存活下来,并以较高的水准持续生产优质内容。

虽然资本市场和大量品牌方、创业者已经充分认可了B站的价值和高潜力,但B站的用户和up主显然还未认识到这一点。

目前的B站尚未形成稳定合理的广告价格体系,许多up主或是苦于商业化变现无门,或是缺乏足够的议价经验,在与广告主博弈当中并不占优势。

为此B站在2020年里加速破圈和商业化进程,做了非常多的营销活动,并在7月份成立花火平台,帮助站内up主对接广告合作。

2021年,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2021年对B站将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年份,2019年和2020年里B站依靠融资提供的弹药快速破圈,用户和创作者数量都实现了翻倍增长,但B站自身和up主的商业变现问题一直迟迟未能解决,同时内容层面也处于一个低端供给到高端供给的升级窗口期。

在此阶段内,B站需要依靠专业的MCN机构来培养一批自己的高端内容供给者,并帮助他们实现稳定的收入增长,以抓住中视频和泛知识区的机遇,同时应对各个平台的抢人大战,构筑自己的内容护城河

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在逐渐成熟的MCN机制的辅助下,B站将有大量的图文内容会视频化,并呈现井喷之势。同时中视频作为新的媒介载体,会从内容上开发更多新的领域、表达上出现新的形式。

中视频的时代不会只有B站,但B站在中视频时代里的机会有多少?

 

作者,李箫楠;编辑,杨真心

本文由 @沸点Point 原创发布于涂社互联,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互联网的“快”如何兼容银发赛道的“慢”?

编辑导语: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整个社会的年龄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老人的人口基数越来越多。虽然老年人不再能创造生产价值,却还有不可估量的消费价值。但在实际的情况中,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许多老年人边缘化。如何让老龄群体更好地融入智能时代,这是所有互联网企业需要重视

版权声明:涂社互联 发表于 2021-01-29 0:00:00。
转载请注明:2021年,B站的中视频还有机会吗? | 涂社互联干货资源分享平台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