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后的未来旅游服务商,路在何方?

编辑导语:过去一年里,疫情带给了旅游行业的不同影响当中,也给服务商们带来很多经营上的深刻思考。走过2020年后,未来旅游行业服务商应该如何发展传统旅游服务商的出路在哪里?本文作者自身工作经历出发,分享了自己的几点看法,一起来看看~

2020年后的未来旅游服务商,路在何方?

作为一个身处传统旅游批发商环节六打工人身份,先说说我为什么会离开前团队,一家区域东南亚境外旅游NO.1的批发商,全国峰值10家+分子公司的拟IPO旅游集团,年输送游客50万+次。

首先声明并不是旅游行业边界的问题,只是旅游行业太大,而团队钻入的细分空间存在边界,同时团队亦存在边界,让我感受到无法突破的窒息感。由此也引发了自己对旅游行业、旅游服务商未来方向的一些思考,分享探讨。

一、我是否认可旅游行业的未来?

旅游行业不是没有未来的,民宿文创智慧城市智慧旅游、沉浸产品的涌出,新的第三空间呈现形式不断产生,人们的旅游(认知世界,看看和自己不一样的生活)的欲望只增不减,原因有下:

1. 基础生活提升

人的需求层次自然上涨,这个不只是城镇区域,农村区域也一样(现在在老龄化的拐点,这个点的出行需求概率增长的),这是推。

2. 基建水平普涨

更便利的抵达工具(直飞航班、高铁、动、自驾等)更低的成本,更多元化特色化的住宿空间、美食空间,更有内涵的poi,这是拉。

3. 旅游活动是一场信息盛宴

除开体验产品的你自身的内化过程,其余全部是你摄入外化息的交互动作,出行决策链条和信息交纵程度不亚于你日常生活的任何事情,从前奏信息种草—出行想法的产生—了解咨询—预定—出行—拔草体验—分享。

信息的结构化、精准化分发是现在这个时代最擅长的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被数字化不断加深的过程中。这个层面是推也是拉,因为撬动出行的可能是预定、出行、体验、分享各个环节/民宿主、游客、koc、kol、餐厅老板咖啡馆主等不同角色/厨艺分享、美景拍摄、趣味打野各种场景的信息输出。

4. 实物与虚拟,期货与现货

传统旅游行业将旅游视为对期货的贩卖,某个日期的房间、某个日期的火车票机票、某个日期的车辆的使用权。这个角度看,是在关注实物资产的时间价值,也可以看作玩期货。而POI譬如景区则可以简化为库存充足的实物产品,而餐厅简化为空间时间的双重的效率(即坪效、天单位的翻桌率)。购物以及自费娱乐项目则是比较粗暴的加价模式

二、服务/体验的价值在哪里?

1. 旅游体验的获得,需要精密的外化过程

先说个例子吧:路今年春节推出的一款亲子体验产品IP《京北喜事》,路书云之前做过产品分析2020年也不好过,定制平台依赖境外产品居多,境内怎么办?这款春节期间的过大年体验产品算是一股清流,车、餐、房、门、导,计调/操作/运营销售、售后、后勤,要素没变、组织没变,但是通过化学反应外化出来的产品却不一样了,京北喜事外化出来了年味、亲情,沉浸体验的产品我想以后不会不提起2021春节的京北喜事。

2. 越来越多的非传统玩家入场,玩儿的是什么?

外化内容填充的第三空间,子集、并集、交集、合集,外化的内容是人与自己对话、人与时空对话、人与虚拟场景对话,外化的内容通过你的世界观(也就是世界在你认知图谱上面的投影)映射重新内化成为你的感受,可能是:哎哟,我找到了和偶像鹿晗一样的feel啊/梵高的内心/闻到了樱花青春的味道……

而粗暴的玩资源的,也就是前面说的实物or期货的,这个环节重要吗?是的,如果你是所有者。如果你是传球手,那么信息解构建构分发效率进化的过程,解构的就是这部分。

三、我对未来旅游畅想是什么呢?

欧克,这里按照经典用户群划分:

大明类游客(比如商旅客、精明理智全能选手游)——京东模式的信息分发渠道提供尽量标准化的产品+马蜂窝/小红书/抖音类型的种草源(甚至是政府层面、资源端群体的全域旅游策略推动)。这里涉及到通常所说旅行产品的标品和非标品,不可否认非标品也在尽量的标准化进化,那么就算定制产品也在走着标准化作业流程,何尝不是一件标品?

色涂君微营销-互联网私享定制级综合营销服务商

色涂君网络旗下微营销系统为您带来互联网综合一站式营销服务!小程序微信全渠道营销定制

笨笨类游客——需要导购啊!但是信息爆炸时代,导购也需要讲究信息效率,过往传统旅游中导购存在的很大原因在于,第一信息极度不对称,现实世界被数字化的程度之低,所以造成信息中心化,形成信息差;第二基础数字设计的欠缺,没办法给人呈现更高信息维度、信息浓度的预览模式,又回到需要人工非标的外化给受众;但是5G时代不存在了啊,成本下降、技术进步,原来作业模式的技术寿命极具缩减,未来的信息呈现是高维的。那笨笨游客怎么办?你可以帮我分类啊、定义场景啊、智能推荐啊。

小闲游客——“出行想法的产生—了解咨询—预定—出行—拔草体验—分享种草友圈”这些各个环节产生的草料,堆积散落在不同的信息池子,给小闲去消费。另外,跨场景的信息种草将会全面推进,跨行业的、跨场景的、跨产品形式的,大家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希望人来到这里(这点我保持和产品的相同看法,新的存在没创造需求而是发现了用户需求或帮用户发现了需求,进而形成滚动前进)。

那么传统旅游服务商呢?票代、批发商、组团社、旅游顾问…还会存在吗?

会,这是现实世界,虚拟世界可以无限趋近但不能取代,就像微信十年张小龙介绍拍一拍feature一样,那是一种古老的人们会怀念的方式

比例会缩减吗?会,单一的信息分发商会被更高效的信息分发载体压缩空间或取代。旅游要素中“人”的部分,会重组,导游可能会以目的地、场景来中心化细分集群,从业者诸如计调等会被运营岗位同化,信息化的推进让少量的人力撬动大量的资源和游客规模。

服务能力会提升吗?会。存在的必要性或者说价值,越累越倚重服务的差异,也就是经常被拿出来叫嚣的有温度的服务。这个点来看的话,一部分实际是信息不加工倒卖的服务商会消减并转向到服务提供商(即以柔性服务、虚拟产品为竞争力)。

会有强者恒强/愈强的?会。传统旅游服务商体量的减少,并不影响里面部分玩家强者恒强愈强,基于核心资源/稀有资源的把控,得到前面提到行业进步的利好,他们将也在更加便利、高效的和市场进行对接,生产力得到撬动,带来前所未有的杠杠。

所以,传统旅游服务商的出路可能在哪里呢?

  1. 强资源话语权,传统旅游资源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具有明确的边界性,不断渗透供应链在边界内仍然占优;但同时,新的第三空间形式不断涌现,稀释着国民总时间,竞争或许更加激烈。
  2. 强第三空间制造,这个层面上,旅游简直就是做产品啊,都是对用户真实世界里面需求、痛点爽点痒点的解构和在虚拟|真实世界(即第三空间)里的建构,这时已经突破了传统旅游空间的边界限制、时间的边界限制;
  3. 强劳务集群,松耦合合作:导游、定制师,可以分散在各个目的地区域、各个虚拟空间里面,实现灵活的服务组合和需求实现,数字化的平台支撑应运而生。
  4. 强信息分发,不好意思,这个生态位基本被卡了,各类OTA(不,现在已经不单纯的OTA了,而是平台OTP) 包括信息分发商诸如抖快、种草割草机如小红书几乎覆盖了大明、笨笨、消息游客。

四、最后

说了这么多,至于我为什么会离开前团队,面临一个经济体的变革,有谁愿意在一个没有前途的线上做一个勤奋的点呢?组织是实现目标的关键因素,但组织边界限制给人枷锁感;原团队被劳劳的锁死在旧有的价值上,动弹不得,得于斯者毁于斯;半个年代,增速在当地区域当个市场跑赢,但是却未必跑赢经济大盘;劳动密集的作业模式遇到边界,无法激发个体能力找不到支点杠杆;团队成员无法得到相匹配的价值增长。

选择是什么:人的每一个选择,只要你想清楚并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和结果,就没有对错。你可以选择在一个快速崛起的面上找一个上涨的线做一个勤奋的点,但一定不要在一个衰落的经济体中一个不被看好的面上的一条不起的线上做一个勤奋的点。没杠杆,沉没成本巨大,经济上不合理。

大学时代在七朝古都开封—一座历史文化名称,源起旅游做了高校市场组团以及门票业务。工程专业毕业2年后,彻底跨界进入旅游行业,并在2016年开始逐渐走上项目管理产品之路,是因为我感受到了很多事情本质相通的产品之道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本文由 @Kris_3ᶻᶻᶻ 原创发布于涂社互联。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O协议

在线教育陷入流量陷阱,如何破局

编辑导语:无论是看网综还是看电视,无论是电梯广告还是户外广告,我们随时随地都能够见到在线教育企业。铺天盖地的在线教育广告,让不了解在线教育或者没有尝试过在线教育的人也会知道它的存在。但是,在市场需求量巨大的情况下,在线教育往往容易陷入流量陷阱,这种情况下应该如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