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导语:当我们谈论社交媒体时代网络社群时,豆瓣小组是不容忽视的典例。这些因相同话题与兴趣汇集成的络社群,是社交媒体时代亚文化社群的代表,彰显着当代青年用户的“圈子文化”和“标签哲学”。在这些小组里,“异世界小组”的出现似乎让我们看到了豆瓣小组的又一大奇观。这些小组不仅以话题与兴趣为纽带组织起了交往的论坛,甚至直接以小组为基础建立起与现实世界平行存在的“异世界”,令叹为观止。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异世界,通常是以自己所在的世界为中心,对自己所在的另一个世界的称呼。“异世界”包括平行世界、横向时空轴、二次元空间等,常见科幻、奇幻题材的小说漫画影视作品中。

本期全媒派将为大家介绍豆瓣上一些有趣的异世界小组,试图探索和分析这些小组是如何形成的?其技术基础心理机制、参与特征又是什么?

一、异世界小组图鉴

1. 历史怀旧向

回到过去,重写历史,是“异世界”的一大主题。

体验过去的时空,甚至以“未来人”的身份试图扭转历史发展趋势,这种关于过去的想象早已不新鲜,但却依然经久不衰。

早在1889,马克吐温就写成了《康州美国佬在亚瑟王朝》一,至今被视为“穿越小说”的鼻祖;十几年前的国内电视业,《寻秦记》《宫》《步步惊心》以及《神话》等穿越剧如后春笋般出现在荧屏之上……

豆瓣的异世界小组当然也不乏这类“穿越”主题。

远到2006年创建的“让我们穿越时空~”小组,以预设并讨论各类穿越的情景为话题,凝聚起了较早的一批“穿越爱好者”,他们在此想象着各种各样的历史场景

比如有网友发帖问到“最想回去的朝代”,回帖中有人倾慕唐朝之强盛,有人偏爱宋代之繁荣,同时也不乏指出唐宋社会的沉疴弊病、试图回到朝气蓬勃的先秦时期的网友。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近到2020年新创办的“假装生活在1980-2000年”小组,至今发展短短一年,已经成为豆瓣小组中拥有成员最多的“异世界小组”之一。

这个小组精细地设立了发帖内容的主题分类,有“书刊杂志”“生活日常”“影像类”“音乐类”等板块,囊括了各种可能的文化元素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例如有网友发帖“今天去吃麦当劳了”,附了一句“吃麦当劳有点奢侈欸”,下面则有网友跟帖配合:“还要拿着质的优惠券噢!”“请问下第一次去吃需要注意点什么?吃不饱可以加饭吗?”,看完让人不由回想起小时候吃麦当劳时欣喜且自豪的场景。

还有人发帖“去看了黑豹乐队秦勇和李彤的电台采访”,这个帖子的正文描述了2000年黑豹乐队出新专辑之际,迷不远万里来到北京音乐电台节目现场的所见所想。

还有网友在“生活日常”一栏下发帖:“今天2000年,今天我五岁了,快进来吃蛋糕吧”,帖中附了一张当时拿胶片相机拍摄的蛋糕,上面写着“健康快乐”。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2. 小说影视向

此外,代入小说、电影游戏的世界中,是粉丝群体开创异世界小组的主要方式

在这些小组中,粉丝们不满足于仅仅作为局外人的身份阅读或观赏作品,而且希望自己能参与到作品中创建的时空、亲身体验生活在其中的感受。

这种“代入欲”的冲动在我们阅读小说的过程中常有体会,而社交媒体的出现则使这种个人欲望与冲动集合成共同情感。在这些小组中,粉丝群体以原作品中的世界为蓝本,创建出一个个亦真亦幻的异世界。

“假如我们生活在魔法世界”小组,是一个才创建一个多月的小组。这个小组以哈利波特小说与电影呈现出的“魔法世界”为原型,汇聚了一批哈利波特系列的粉丝。

哈利波特系列在其作者J·K·罗琳的奇思妙想下搭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异世界,其中不仅包含着政府、学校、监狱等公共机关,甚至在每个机关下,“巫师们”事何种职业、参加何种培训、遵循何种规章都呈现地一清二楚。由此也不难理解该小组能够迅速组织起来并走向火热的原因了。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此小组设立了“热搜速递”“日常&吐槽”“有点东西”“帮帮忙”等话题。每个话题下的热门讨论,都是“哈迷”群体才能心领神会的词汇术语

例如有网友发帖“新学年黑魔法防御教师竞选投票”,下设几位哈利波特作品中的人物作为选项,发起了投票。所谓“黑魔法防御教师”,是原著中魔法学校“霍格沃茨”开设的一门巫师“必修课”,主要教授学生抵御各种“黑魔法”或危险生物。

帖中作为选项的人物也都是此课程的历任任课教师。票数足以凸显出“哈迷们”对不同人物的喜爱程度,甚至此投票贴本身就表达了粉丝对作品中某些人物的偏爱。

色涂君网络-互联网私享定制级综合营销服务商

点击上述文字,直接与客服取得联系,色涂君网络为您带来互联网综合一站式营销服务小程序网站微信全渠道营销定制

还有网友把现实生活的元素纳入小组中,将原著中的元素与当下的社会议题结合起来,“发展”了异世界的边界。例如有ID为“霍格沃茨研招办”的网友,发帖“霍格沃茨考研经验分享会”,正文则附了一封“邀请函”,甚至列出了复习的参考书目。最近恰逢考研录取时节,这样的发帖实在是应景极了。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3. 科幻未来向

立足当下,想象未来,关于未来的“异世界小组”同样存在。

“假装生活在2050年”小组创办于2020年,受到“假装生活在1980-2000年”的启发,组长脑洞大开,反其道而行之,创办了这个小组。其中的话题,以未来世界的日常生活想象为基础展开讨论。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帖子“人类机器人麻将俱乐部欢迎你!”中,帖主自称是一名“星际冒险者”,因事故坠落在了一颗荒蛮行星,百无聊赖之际,最终与三个娱乐机器人成为麻将牌友。

帖主认为经此“事故”使他认为“朋友和快乐才是星际中唯一重要的东西”,因此他号召其他“人类、机器人甚至仿生人”加入麻将俱乐部共同玩乐。

豆瓣异世界小组:人类对穿越时空的想象,蕴藏在各种媒介奇观里

图片来源:豆瓣

还有诸如“我的自然有兽人化趋势,求助”“自动搭配穿衣机器和自动化妆仪有必要入手吗”等问题。言语之间,关于人工智能、赛博人和宇宙“终极问题”的思考跃然屏上。

二、异世界小组何以出现?

1. 从独白到狂欢:社交媒体的形塑

如果说历史、未来、小说与电影是汇集起这些异世界的纽带,那么作为技术架构的社交媒体则是这些异世界小组的基础设施。

过去,人们在阅读小说、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的时候,想必同样会突发奇想,禁不住思绪飞扬,将自身从当下的时空牢笼中“脱狱而出”,代入到另一个时空体验一番。

而真正将这样的想象付诸实践的,或许仅仅是埋头伏案的小说家、视角独到的导演等颇具天赋之人。他们基于这样的心理动因,打磨数年,甚至能创造出一个个更加精彩的“异世界”,但这终究是作者独自的异想。

社交媒体的出现则使独白走向狂欢。社交媒体容纳了有史以来最大体量的社群,同时将其连接在它所创建的网络传播格局中。于是,以往分散于现实世界各地的个体,得以依靠相同的旨趣、相似的生活背景、相近的代际谱系聚集在一起,开展讨论,组织行动。

而异世界小组的出现,则成为社交媒体网络社群中最为奇特的形态之一。置身其中的个体不仅仅是基于某类话题的“发言者”,更是预设特定的情境,通过切身的实践成为社群规则的创造者、边界的维护者。

2. 从想象到行动:具身参与的诱惑

异世界小组的出现同样根植于人类内心深处的心理诉求。

对于大多数持有“线性时间观”的个体,异世界无疑能满足他们许多无法实现的愿景。

例如回到过去改写自己糟糕的历史、重新体验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与生活,甚至以一己之力重新创造关键历史事件的走向……凡此种种造梦之举,对于“生命只有一次”的人类而言,虽无法实现,但永不会停止。

在“梦工厂”中,真实感和沉浸感或许是“逐梦者”的终极追求。当一个异世界真实到不仅可思可想,同时可感可触,并能通过实践对环境造成影响时,身处其中的个体往往会忘却原本存在的真实世界——从柏拉图的“洞穴之喻”到电影《黑客帝国》,无不告诉着我们这样的道理。

可以看到,诸多豆瓣的异世界小组之所以能吸引众多个体加入其中,最关键的要素在于用户的参与行为有了“具身性”。

换言之,置身其中的人们仿佛加入了一场电子游戏一般,通过发帖、回帖以及创建规则等方式操控着处于异世界中的“身体”。如此,流于想象的时空重组成为了可感可触的具身参与,这正是异世界最引人流连忘返之处。

3. 从逃离到回归:对生存境况的反思

参与异世界小组,绝非仅仅为了逃离现实的时空,还隐含着对当下社会环境与生存境况的反照。

逃离行为本身就有反思现实的意味。穿越回过去,常常在于为当下提供另一种新的选择;沉浸于作品,往往是为自身寻求新的价值;关注未来,则是向社会发问,究竟该走向何方。

当今社会环境快速变迁。一方面,城市化带来的生活原子化致使现代人的孤独感与离群感上升;另一方面,层出不穷的新社会议题涌现在公众视野,凸显着诸种社会问题。

因此,个体通过“逃离”现实世界,通过相似的旨趣或共同关注的议题凝结起来,抱团取暖,形成基于社交媒体网络社区的“想象共同体”,以此获取群体归属感与自我认同感。

与此同时,即便是来到异世界小组的人们,同样难以完全摆脱现实语境的影响。

他们用现实世界的语言词汇、文化惯例组织着网络社区游戏规则,并在讨论中时不时流露出对现实社会议题的反思——诸如“霍格沃茨考研经验贴”“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等帖子便是明证。

异世界小组是社交媒体的奇观,更是社交媒体赠与人类的礼物。它不仅为我们逃离现实、重组时空提供了便利,更重要的是,它们揭示着社交媒体无穷无尽的潜力。

美国生态心理学家吉布森提出“可供性理论”,意在说明人与周遭环境的关系。他认为,周遭环境有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属性,而这些客观属性却只有经过人的主观实践,方能显现出其独特意义。[1]

由此观之,诞生于社交媒体这一奇幻之地的诸种媒介奇观,都是人类的实践与社交媒体诸多技术潜力相遇而迸发的火花,而这些事物同时正在形塑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为我们创造着新的想象空间。

他山之石:教育行业会不会出现一个海底捞

编辑导语:教育行业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已经逐渐转向了精细化运营的道路。尽管如此,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今,教育行业还有很多蓝海可以挖掘,学于海底捞,表层在服务体验,中层在人才体系,内层心在企业文化。教育行业,或许还可以出现一个“海底捞”。 后疫情时代,教育行业有两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