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编辑导语:近日,短视频成为时间第一杀手上了热搜,再次引发了不少对于短视频的探讨。短短的十几秒,一个又一个新奇有趣的短视频刺激着我们的多巴胺。在短视频的冲击下,长视频逐渐变成了“太长了没时间看”,在这种情况下,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未富先老,用来形容今天的长视频行业或许残酷,但也算恰当。

十几过去,烧钱大战远未结束,盈利时间遥遥无期,长视频没能享受一天胜利的喜悦,就要在产业格局刚刚稳定下来时面对短视频迅猛崛起的生死之战——甚至他们的内容形式商业模式都变成可质疑之物。

长视频不是不努力,也有肉可见的努力成果。在经历2020年的恍然与调整后,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以一种更强硬的姿态迈向2021年

内容方面,输出了《赘婿》、《山河令》、《司藤》、《创造营2021》等全热议的爆款国产网剧的质量提高有目共睹,让超点模式有枝可依。花样翻新的选秀也让参与到追星游戏中的人越来越多,制造了深度消费的可能。

运营方面,继去年11月爱奇艺涨价之后,今年4月,腾讯视频会员价格也正式上调;4月15日,腾讯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迎来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宣布成立由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整合而成的“在线视频BU”。

当然,在B端C端都更受关注的,还是不久前15家影视协会、5大长视频平台以及53家制作公司共同发起的联合声明,以版权之名,矛头直指短视频。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然而,技术变迁向来残酷,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如果长视频的损失仅仅在于版权与会员的流失,法律上的雷霆手段或许是有效果的,相音乐行业的版权处理方式也将给长短之争以借鉴

但很显然,短视频对长视频的冲击并不止于此。在碎片化的短视频面前,万物皆可沦为素材,一切都将遭遇肢解。如果我们相信“媒介即讯息”,那么短视频对人们欣赏方式、思考方式改变都将是根本性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形式不可能传达同样的思想。

在此情况下,究竟什么样的内容能够彰显长视频的特性,捍卫长视频的价值,可能是平台与创作者都更需要去思考问题

一、民心向背

当代网友,素来被认为是版权意识高度进步、活跃在反抄袭行为第一线的新新人类。然而,在媒体关联合维权声明的微博下,被顶到高位的,大多是站在短视频剪辑一方的评论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毕竟,长视频“失却民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简单的理由——长视频内容付费。尽管付费会员制已经落地有几年,但超前点播、会员提价等事件引发的舆论声响来看,许多人的会员费交得并不情愿。

一方面,消费意识的扭转确实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另一方面,对比海外Netflix,国内长视频平台所提供的内容确实还不够­——不够优质,不够稳定,也不够聚合。对于重度娱乐消费用户来说,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沉溺的对象会落在哪个平台,每月维持一堆不同的会员,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此外,2015年以来,长视频平台相继切入上游环节,发力自制业务,甚至在剧综领域取得了相当高的话语权,不再是简单的播放平台,这也导致平台与用户可能发生摩擦的环节大大增加了:选秀节目兴起之后,平台在秀粉心里基本都多了一个“后妈”身份。而对于追剧观众来说,“注剧”盛行、“流量”当道,网络平台也难辞其咎。

在长视频跑马圈地的这几年,IP明星价格飞涨,大大抬高了一部剧集的成本,为了平衡开支,片方不得不以各种方式拉长集数,顺带导致了剧情注水、配角加戏等问题,进而招致主演粉丝、剧集观众的不满。一开始,“砍cut”、“看cut”仅是粉丝私下的行为。到后来,平台主动推出了倍速播放与“只看TA”等功能,以此挽留用户。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但在短视频应用诞生崛起之后,这一切变得意义不大。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便无法关上,观众变得越来越“”。时间精力是有限的,娱乐内容是无限的,于是选择与消费的成本越来越高,短视频上傻瓜式的新剧测评吐槽解说、片段追剧……恰好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满足着许多人的刚需

自媒体能够被打击,但只要内容冗长(相对于观众愿意付出的精力来说)的问题还在,观众对于快速浏览、提炼爽点需求还在,长视频就永远会面临类似的阴影。

二、不讲武德

长视频的“长”本身就有一种天然劣势,即用户的时间损失厌恶心理。长视频不止要会员费,时间成本也高。花两小时看了烂尾的长视频,用户骂的是平台的制作力;花两小时刷了无聊的短视频,用户怨的是自己的自制力。

当然,在整件事中,长视频还是处于一个毋庸置疑的受害者的地位。短视频更得民心,但并不能改变其侵权的事实。对于整个影视产业的良性发展,长视频的做法显然也是师出有名——长视频活不下去了,短视频剪谁去?

相比需要亲身实地拍摄的原创短视频,如vlog、美妆、测评类,影视类短视频的成本可以说弹性极大,使用的影视素材大多来自录屏或盗版资源,没有付出相应的成本。或者说,付出了但钱没到真正的版权方手里。

同人视频还好,多数剪刀手依然抱着为爱发电的念头。吐槽解说类大号,做到头部的一批基本上都有自己的风格特色与观点输出,获得观众的“一键三连”各凭本事。不过,也有一批自媒体专为薅平台羊毛而来,内容水准参差不齐,却依然能凭此变现

色涂君微营销-互联网私享定制级综合营销服务商

色涂君网络旗下微营销系统为您带来互联网综合一站式营销服务小程序微信全渠道营销定制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盗版不是网络时代专属的问题,但至今未能根除。曾有一段时间,网盘卖片十分猖獗,不少片方曾专门在官微发布声明,恳请观众一同打击盗版。如今的某些短视频账号虽说没有搬运全片,但效果大同小异。

对于许多网友来说,在短视频上追已经筛选好的精华片段足矣,而不再自己去视频网站观看全片。相当于平台重金购买了内容,却没能将观看的人完全转化为自身的广告或会员收入。

超前点播推行之后,这一矛盾无疑被进一步放大。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去年曾公开表示,短视频切条对长视频平台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除了实际观剧损失,还有宣传方面的影响。台网关系的变动、超前点播的推行,令观众越来越难以保持统一的追剧节奏,也给作品的话题发酵与口碑维护造成了障碍。因超点走漏剧情,而导致观众弃剧的情况时有发生,短视频偷跑让这一情况进一步复杂化。

更有甚者,许多自媒体并不能对所发布的内容负责,存在大量歪曲解读、乱编剧情的情况,显然对在播、在映作品会造成伤害。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除了抖音B站影视区也存在类似的问题。许多UP主是靠吐槽烂剧起家,但国剧又不是真的扶不起来的阿斗。这两年国剧质量明显提高,烂剧眼瞅着不够用了,只好把热剧都拿来凑数。

为吐槽而吐槽,难免会翻车,更会对观众造成误导。即便剧集受众与吐槽视频的受众本就不是同一批人,但由于B站本身的特殊性与影响力摆在那,对于一部剧、一个演员的形象口碑都是有影响的。

从剧宣的角度,黑红也是红,但真正参与到项目中的创作者,未必会甘心。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UP主“老邪说电影”对《司藤》的吐槽引发争议后,B站涌现了一些“套娃视频”。

从同人视频到抖音片段,从抖音片段到B站吐槽,“不讲武德”的方式各不相同,但最终指向了同一个问题:

即长视频内容的主体性正在丧失,它不再作为一个独立作品被观众消费欣赏,而是成为了“素材”。它们毫无防备的在互联网+世界不断被解构重组,至于被赋予什么样的功能、漂向哪个平台社区,谁也说不准,谁也不能决定。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网友自制的同人剧,男主、女主,远景、特写……都分别来自不同的影视作品。

三、如何自处

那么,事情究竟会如何收场?长短视频平台彻底割席,一竿子打翻所有二次创作类视频并不现实,毕竟,短视频在营销上的助力有目共睹。即便爱优腾都在努力长短融合,爱奇艺推了“随刻”、腾讯还为此刚刚调整了组织架构,“抖快B”的影响力也非短期能够复制赶超的。

解决版权问题的一个先例是音乐行业,由短视频平台来向版权方支付费用,以保护用户创作的积极性。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而除了为现有内容维权,长视频平台更应去探索:什么才是独有长视频才能提供的体验,什么才是不怕短视频搬运威胁、只有看了正片才能获得完整体验的内容。

比方说,耽改。所谓“嗑CP”、“嗑CP”,快感一半来自CP本身,一半来自“嗑”的行为。成功的耽改剧往往互动性极强,能够“勾引”着观众观看正片,follow花絮乃至一切售后,不断去在画面与台词中抠细节,自行发散解读。耽改一火便有监管,但《司藤》的成功证明了,倒也不是非男男不可,好的男女CP照样嗑法无穷。

再比如,电影级短剧,去年的《隐秘的角落》就很典型。当主创用画面讲故事,在配乐中埋,当演员的每一帧表演都值得分析,相信很多人连倍速都不愿开,更别提用短视频代替。

又比如,互动内容、互动功能。弹幕目前依然是许多观众不忍割舍的功能,有趣的、丰厚的弹幕能够为作品加分,也只有中长视频有足够的时长进行铺陈,触发弹幕共鸣,或者供观众在弹幕中交流互动。

此前硬糖君曾观察过热播剧《赘婿》在爱奇艺平台的多种互动玩法,并对爱奇艺互动产品团队负责人进行了采访,对方认为,短视频产品中,用户参与互动的门槛会天然更低一些,然而综合视频平台受益于内容信息量更大,有机会拓展更多样的互动玩法,让用户深度、沉浸式的参与到互动中。

他还认为,未来,在实时互动、打破视频和现实情境的壁垒游戏化三个方向上,长视频能够萌生出更让人激动的玩法。

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曾经,电视的诞生被视为对电影的威胁,然而几十年过去了,电影依然是人们钟爱的线下娱乐形式。尽管电影的内容可以以录影带、碟片、流媒体等方式搬上电视,大银幕、立体声的视听效果与仪式化观影的体验却是仅有电影院可以提供的,或许长短视频的关系也是如此。

 

内卷,是一起做正确但错误的事

编辑导语:内卷,本意是指人类社会在一个发展阶段达到某种确定的形式后,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如今,不仅是互联网行业,在教育行业甚至整个社会都已经陷入内卷的泥沼,内卷也因此成为了2020年度十大热词之一。 不少读者留言问我对内卷的看法,既然要谈

版权声明:涂社互联 发表于 2021-04-20 0:00:00。
转载请注明:长视频怎么和短视频斗? | 涂社互联干货资源分享平台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