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把AirDrop玩成了相亲软件

编辑导语:社交是亘古不变的话题苹果手机AirDrop也成了社交的一种方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在排队等吃饭的时候接受到AirDrop发来的表情包,这种方式也是一种比较有趣的社交;本文作者分享了关于AirDrop现象的一些思考,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年轻人把AirDrop玩成了相亲软件

工作北京的白领小熊,一次在回家的地铁上,快没电的苹果手机突然收到了AirDrop(隔空投送)提示,好奇心驱使下,她选择了“接收”。

这是继之前在游乐场排队时收到一张卡通表情包后,小熊第二次收到陌生通过AirDrop传来的文件。小熊打开一看,是带有张学友头像的表情包,附有一句话,“同学你AirDrop忘记关了”。

小熊微微抬头用余光瞥了一,发现对面坐着两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像是在玩AirDrop,带着对“桃花”的憧憬,小熊回复“手机没电了”,没想到对方立刻发来了微信二维码

小熊的经历并不鲜见,AIrDrop原本只是苹果手机的一种文件传输工具,但Z世代硬是开发出了隐藏功能,将其变成了一款社交软件。公交、地铁、餐馆、影院……只要有陌生人聚集的公共场合,苹果手机上可能就会突然出现“XX想要共享一张照片”的提示。

短短几分钟或几十分钟,就能让两个陌生人快速通过图片产生交集,用户可以选择继续推进,也可以选择止步于此。

有的把AirDrop当成斗图工具、有的获得面试机会、有的找到同好、甚至还有的与投送对象产生感情……荒诞与运气共存、猎奇与有趣共生,想到的想不到的经历都在AirDrop上发生。

张小龙曾说过,“应用放上去后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会与海量用户互动,最后会形成什么样的互动结果和群体效应是我们不能控制的。”

AirDrop正是如此。作为苹果系统的功能性传输工具,本身没有陌陌Soul的社交属性,但一对一、快传输等功能,让现代人在AirDrop上发现了社交用途

很多人厌倦了带有身份约束的熟人社交,AirDrop社交这种快速建立关系、没有太多人际负担的轻度互动现象,正在现代人的社交生活中悄然兴起。

然而受时间、空间所限,AirDrop社交并不能提供更为深度社交关系,毕竟很多人对“斗图”对象的认知,仅限于图片交流,在这个过程中,你无法快速获得对方信息,对对方有深入了解,以至于跨越社交门槛的最后一步——加微信,也成为薛定谔的猫,不一定能成功

别的交友软件上,人们还在谈论游艇名、灵魂与肉身,而通过AirDrop结识的年轻人,表达热情要靠表情包、了解对方则靠截图备忘录,字母榜与几位AirDrop玩家聊了聊发现,这届轻人,把AirDrop活脱脱玩成了社交工具

01

AirDrop的玩家有两种人:

  • 一种是钓鱼派,只要有陌生人的公共场合,就可以玩AirDrop,人不重要,享受过程才重要,对方回复了就可以;
  • 另一种则是捞人派,茫茫人海中突然遇到“惊鸿一瞥”,想要对方的联系方式,然而碍于骨子里的羞怯不敢上前搭讪,只得将希望寄托于AirDrop尝试勾搭。

更多的人是第一种,钓鱼派玩家胡可向笔者表示,自己不是抱着找对象的心态去玩AirDrop,而是更像拆盲盒,“收到了回复是幸运,收不到也很正常”。她每次发AirDrop,都是选择最常见的“同学,你AirDrop忘记关了”、“萍相逢”表情包。

胡可认为对方能不能回应,第一张图片很重要,挑选原则第一是有趣,能够快速抓住眼球;第二是友好,文案不会让人有冒犯感,如果对方接收到这样的图片,不会产生偏见或怀疑,才会有进一步的社交冲动。

传统社交场景下,两个陌生人在初次见面,为了避免尴尬,通常需要制造话题,但AirDrop直接省了这一步,两个陌生人不需要开口社交,就能产生沟通这个角度看,说AirDrop属于「免搭讪」社交并不为过。

AirDrop爱好者刘娜,只要坐车、排队的时间够长,遇到对方也有同样意愿的情况,可以反复斗图好几回合,最长的纪录是在火车上,可以一晚上连续几个小时乐此不疲地与陌生人斗图。

以表情包开场,表情包收尾是常见的AirDrop聊天方式,你不知道下一秒什么人会回你,以及会回你什么图,每一次投送与被投送都是未知数。

正因为不可预知的不确定性,让很多人痴迷于AirDrop社交,整个投送过程更像是玩一场抛硬币游戏,赌的就是运气。

有人在这场游戏中掷出了硬币的正面。友文文在车上收到AirDrop,几番斗图之后成功要到对方微信码,最初看朋友圈的照片,目测像一个高三刚毕业、爱穿耐克阿迪的小男生,穿搭不错,“小鲜肉的感觉是我的类型。”

色涂君网络-互联网私享定制级综合营销服务商

点击上述文字,直接与客服取得联系,色涂君网络为您带来互联网综合一站式营销服务小程序网站微信全渠道营销定制

聊了一周左右,彼此属于暧昧阶段,尤其是在彼此身份慢慢袒露、相互了解的过程很有意思,文文就尝到了AirDrop交友的甜头。

但AirDrop钓鱼派玩家众多,其他人并非文文这么幸运。

小熊在AirDrop加了微以后,遇到了一个伪装成富二代人设的人,对方自称是从小在东城胡同长大的北京人,家里有套四合院,还经常给她发一些豪车、五星级酒店视频,后来在细节上露出破绽,被看穿后,他还来了句“why so serious?”可见并没想认真交友。

成功AirDrop互加微信只是开始,如何保持稳定的联系关系又是另一个问题,这是所有陌生人互动的软肋,AirDrop更不例外。

还在读大学的惠文,某天上晚自习时多次收到同一个苹果ID发来的表情包,总共不下几十张,最后加到微信发现是同班同学,但她告诉笔者,加了微信后,除了开头打招呼之外,也没有后续。

02

AirDrop并不是第一个出现的「免搭讪」工具,微信漂流瓶就具有类似功能,更准确一点,苹果当初设计AirDrop这个功能时,压根就没想过其会产生“相亲”效用。

与漂流瓶相比,在AirDrop上,决定你跟什么人隔空投送的,更多是你所处的位置,通过线下特定场景、或者AirDrop名称来寻找朋友,某种程度上,AirDrop更像是漂流瓶的2.0进阶版,准确性相对更强。

AirDrop捞人派玩家就是如此。《山河令》粉丝友友在一次周边排队中,打开隔空投送偶然看到两个苹果ID,一个叫青崖山色鬼,一个叫做命运般的,她确认是影视剧同好,果断AirDrop过去两个表情包,迅速加微信隔空认亲;另一位考研人小白是在自习室的场景下通过AirDrop,加到身边一位考研者的微信。

通过隔空搭讪没准可以发展出一段长期关系,这种可能性虽然显而易见的低,但总算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正是这种无法预测的可能性,造就了AirDrop社交的魅力。

网友晓星就是通过AirDrop获得长期关系的范例。“大家都是相互斗图,我就是觉得很好玩,没想到还得到了一次面试机会。”

某次坐公交车,她看到前面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哥哥,但没勇气直接搭讪,于是决定试一试隔空投放,没想到一击便中,得到了对方的微信码。

聊天中得知对方是一名办公楼租赁中介,“当时正在找工作,他邀请我去了解,当天下午我们见了第二次面,跟我分享了很多社会经验,自始至终对方的态度都很真诚,虽然我没有接受工作,他对我的拒绝表示理解,后来也有联系,同是打工人的我们经常相互打气,目前也保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

对于通过AirDrop找到另一半,晓星并不看好,她表示,自己之所以尝试AirDrop,本身就没有抱着相亲的心态,能加到微信已经很幸运,除非是绝佳的运气,才能遇到一个性格合得来、真正心仪的朋友或另一半。

很多人不相信线上交友,毕竟网上捏造身份的成本更低,真实性更难辨认;晓星认为,如果从一开始就抱着好玩的心态去尝试,不带荷尔蒙色彩,更注重过程,才更容易获得超出预期的惊喜。

03

AirDrop在社交领域“无心插柳柳成荫”,很大程度要拜表情包所赐。

人工智能驱动的社交和洞察解决方案提供商AdMaster在《Z世代社交报告》指出,年轻人社交语言动漫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对于人均社恐的年轻人来说,在好感对象面前,使用一些人畜无害的表情包和配图,以彰显自己“有趣”的个性特征,无疑是最快开启话题、拉近距离的方法

另一方面,AirDrop式社交最大的亮点,在于无法预测的盲盒效应,对于玩家来说,对方是否接受投送,以及如何回复的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和期盼,确定后随之而来的不甘心或者满足感,足以让年轻人着迷。

更不用说AirDrop勾搭成功以后,还能进一步刺激玩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炫耀、吐槽,吸引更多的人注意到AirDrop的社交功能并尝试。

虽然大多数人最终只能成为萍水相逢的过客,偶然被命运选中的两个人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去,但这已足够。

人们在AirDrop获取的更多快乐,还是来自于即时的社交满足,不少在AirDrop上有过社交体验的人告诉笔者,享受过程本身就已经很开心。

 

抢占“种草”生意,淘宝也想造一个“小红书”?

编辑导读:购物前,很多人会习惯上网“搜集资料”,看看相关博主发布的种草贴。小红是最广为熟知的种草社区,而淘宝的逛逛社区已经积累了超过200万的普通用户创作者,正在成为新的种草社区。针对这一现象,本文作者对此展开了分析,与你分享。 当阿里加速下场做内容,内容社

版权声明:涂社互联 发表于 2021-04-29 0:00:00。
转载请注明:年轻人把AirDrop玩成了相亲软件 | 涂社互联干货资源分享平台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